欢迎来到北京信创律师事务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法律资讯
浅析法律制度中的“世界上的第二种爱情”
来源:www.bjxcls.cn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9日

世界上有第二种爱情,它不是男人对女人原始的呵护,也不是女人对男人传统的敬仰,在绝大多数世人眼中它有些难登大雅之堂,却在这世界无数的角落里顽强却安静的存在着。学者们穷尽半生在追求法律的真知,但不可否认,也许他们中的大多数却穷其一生在追求内心的爱情。

很多论文都在批判我国的法律制度,它冗长、它沉重、它拗口、它保守的似乎不太“洋气”......但是今天,我想夸夸它,夸它的包容、夸它的聪慧、夸它一手执剑一手捻花的气韵、夸它在形形色色世间百态的严密审慎中留有的余地。

“同性恋人”这个词的厉害之处,在于它竟然可以让众口难调的全世界几乎疯狂的统一了认知。虽然美国、加拿大、阿根廷、瑞典、丹麦、芬兰等国家已经通过立法形式确认了同性婚姻的合法化,但截止2018年底北欧国家中平均只有84%的民众支持同性婚姻平等,其他通过的国家只有50%左右的支持率,虽然有了法律,却并未稳住人心。在多年的争论不休中,我国也依然没有加入到上述行列中,归其原因,我认为无外乎我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文化和现实国情。

我国现在大力鼓励“全面二胎”政策,很多人说“通过逼着妇女生孩子来实现国家税收”,我认为这种说法还是很滑稽的,作为脑力和体力都正常的成年人,这种“逼迫”未免难以操作。

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同性恋情便是阻碍生育率提高的一道逆流,只这一点,足以让它不能登堂入室。

我国《婚姻法》通篇提到的一个词组是“男女双方”,比如:第五条“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第八条“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第九条“登记结婚后,根据男女双方约定,女方可以成为男方家庭的成员,男方可以成为女方家庭的成员”等。可见,我国是不承认同性婚姻的。

我国婚姻法第七条禁止条款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禁止结婚: (一)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二)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第十条无效条款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一)重婚的;(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四)未到法定婚龄的。”我国法律的兼容并蓄就表现在,虽不支持,却也不禁止,这就使得很多所谓的另类但同样是我们同胞的人在夹缝中得以呼吸。

世界卫生组织早已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中剔除,这只是个人的性向偏好罢了,就像甲喜欢历史,乙喜欢化学,丙只喜欢拍洋画、吹糖人一样,虽学的不是九年制义务教育根正苗红的科目,却也没有犯男盗女娼、烧杀抢掠的罪。我们为何不能尝试给予宽容。

很多人说,这是对法律的规避,这是对伦理的亵渎。

我想说的是,什么是对法律的规避,是两个人为了争取合法的婚姻跑去国外创设连接点领证结婚,这才是对我国法律的规避,结果也必然是不被我国承认;什么是对制度的亵渎,是社会新闻版面上的下水道、行李箱、冷藏柜里蜷缩的局部躯干,是拳头、汽油、硫酸后那不敢洗成彩色的黑白照片,是那些用化名作为最后防线的小娟们,是那些用马赛克维持最后体面的小刚们,是那些茶余饭后谈资消遣

如果说婚姻,不得不提的便是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夫妻应当互相忠实”。很多年轻男女突破传统的门当户对、足衣足食,选择了自行车后座的爱情,可是整部《婚姻法》通篇只告诉了我们如果不忠诚到一定程度了可以离婚,但是具体离婚以后,却没告诉我们,这些年,值多少钱。

于是,人们开始自行研究怎样能让对方忠诚。这种保证,不为赚,只为对方承诺不违约的诚意。然而我国在离婚案件中涉及有关“忠诚协议”效力的认定全国各级法院掌握尺度不一“各判各”,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属四川省成都市中院的有效,江苏高院的无效,和上海市高院的不予处理。

爱情散尽后,只剩下一地鸡毛,然而殊不知,爱情从来都不是依靠法律来保护的,财产才是。

从得不到忠诚的承诺这个角度讲,同性婚姻又谜一样的融入了爱情的广义范畴里。

我国有《合同法》,双方的财产支配可以随意约定只要不违背强行法律法规;我国有《继承法》,可以把财产留给自己想留给的任何人。我国有公证保驾护航,大全套到整个生养死葬,我国国信公证处2019年8月5日就办理了首例特殊群体意定监护协议公证和生前预嘱公证,依据是我国《民法总则》第33条“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长期以来,《婚姻法》关上的门,被《民法总则》留了个口。

所谓,围者天下。36尺高的城墙就要有54尺宽的城门,留出“眼”来,即使拿着百尺的杆子,也得顺着城门一个一个过;四面全封死,必然万众从内轰破,届时倒下的是7000尺长的城墙还3000丈,流失的是数十百姓还是万计,再无法掌控。

其实对于一段婚姻来说,最重要的无非是相爱相守相扶到老,无论是异性还是同性,取得一纸婚书也不过是希望得到法律关于彼此之间权利义务关系的规制和保护。然而,如果法律从一开始就无法保护我们的感情,又何必执着于雌雄的差异。跳出固有的认知,也许眼里就有了星辰、心中就有了海洋。谁又能笃定,传颂千年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说的是爱情呢?皆是执念罢了。

近日,泰国内阁通过《民事伴侣法》草案,允许同性伴侣进行婚姻登记,并同意修订相关法律,确保他们与异性夫妻享有大部分相同的权利。这是亚洲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于是,我国一些人士也开始跃跃欲试。

我想说的是,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的国情,现在这样,就挺好。

本文为原创文章来源于北京信创律师事务所胡昊律师

注:(本文观点均为律师个人想法)